新闻中心

因栏杆所属问题,北京大爷打骂外地人:外地人

近日,北京做软件开发工程师的周某某统计了一下,兼职做茅台酒买卖的4年时间里,他已经赚了将近40万元。对于每月工资20000元的他来说,已算是不少的额外收入,能买不少他喜欢的其他物品。然而他却一口没喝过茅台,因为他酒精过敏,更因为他舍不得。

像周某某这样做茅台酒倒卖生意的斜杠青年,还有很多。在薅茅台“羊毛”的队伍里,周某某赚得不算多,有人囤积了一批茅台酒,转手就赚了200多万,还有人专职倒卖茅台,一个月就能收入4-5万,但他同时也表示,这不是长久之计,等赚够买房结婚的钱之后就会回去上班。

“羊毛党”的获利之道很简单,低价进货,加价卖出。茅台酒作为我国酱香白酒的代表产品,非常受消费者欢迎,但是由于产量有限,一直是市场上的紧俏商品,一瓶正常的53度飞天茅台,厂家的指导零售价格为1499元,往往被“黄牛”以高价收购,再以超过2000元的价格卖给有需要的消费者。

“羊毛党”收购茅台酒主要通过两种途径:线上收购和线下收购。线上收购就是从电商平台上参与会员抢购,这种途径买到的茅台往往价格较低,却极难抢到,而且数量很少。线下收购就是到大型超市消费一定金额后,参与会员价购买活动,这样抢到的几率极大,代价却很高。尽管他们也偶尔从烟酒店或者微信群里收购,但由于价格高,每瓶只能赚几十元,因此线上线下抢购还是他们收购茅台酒的主要来源。

这种羊毛党有专职的,也有兼职的。上面提到的周某某是码农,还有一些国企的员工、游戏公司的产品经理,也有些没有正经工作,专门做名酒倒卖的“黄牛”。

平时交易时,他们多会选用代称来称呼茅台,这样做是为了规避风险。国家禁止囤积居奇的行为,羊毛党大量收购茅台酒,再以高于国家和厂家零售指导价销售的行为,一旦被相关部门掌握证据,必然会受到严厉的处罚。然而,强烈的市场需求和较高的利润是他们甘于铤而走险的关键。

除了从烟酒店高价收购的酒,一般他们一瓶可以赚到几百元,一个月卖上几十箱酒,他们就可以赚几万到数十万元,也有人囤一次货就能赚到200万元。尽管有人被查处,有人也出现过低于进价卖出的情况,但总体来说,他们赚钱的机会更多,收入也比老老实实上班多很多。

有的羊毛党白天坐飞机,到货源所在的城市查验货品真假,付款发货,晚上就研究政策,安排家里人或其他黄牛帮自己达成抢购条件,并在网上预约资格,时间一到,就利用特有的软件抢购限量的茅台酒。虽然这样的生活并不轻松,而且风险不小,但每次能赚到几千元到几万元,让很多内卷青年羡慕不已。

很多人从学校毕业后进入工作岗位,一干就是几年甚至十几年,却始终在原地踏步。他们也想取得突破,站到更高的位置,赚更多的钱,然而却找不到方法或被种种条件限制,久而久之失去了奋斗的方向,吐槽和抱怨成为他们最常态的情感宣泄方式,进而产生内卷情绪。

而斜杠青年赚钱不少,忙碌而充实,却不被单位的条条框框所束缚,正是他们所向往的生活。

然而,内卷青年却极少有勇气辞掉稳定的工作,加入薅茅台“羊毛”的队伍中,来自周边人特别是亲人的不解,和遇到风险时的无助,让他们不敢轻易踏入这一行业。何况,如果留在原单位还是有升职加薪的机会的,虽然渺茫,时间不确定,但至少现在的收入和状态是稳定的。

斜杠青年其实从某些方面也是羡慕内卷青年的。起码他们不用面对收不到货、赚不到钱的情况,不用面临被抓到、处罚的危险。内卷青年有稳定的工作,不必不分白天黑夜地忙碌,也让斜杠青年羡慕不已。

对于这些斜杠青年,你怎么看?

举报/反馈

Copyright ©诺轩名酒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

在线客服

关闭

客户服务热线
13321172287
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客服一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二



扫描二维码